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新母女狩獵者 第八章


我感到一股強烈的燈光照著自己,便迷迷糊糊地睜開眼。



「大哥,這個小子醒了!」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甩了甩頭,這才看到身前有坐著一個人,肥頭大耳一臉油光,肥厚的嘴



唇叼著一根雪茄。這個人背靠在桌椅的靠背上,兩腳架在茶几上,他也正



看著我,臉上還露出以開心的笑容,不過他的笑容讓我想到了一個形容詞



:猥褻!



「我這是在哪裡?」我轉頭四望,掙扎著從坐了起來「你們為什麼要綁我



,我家沒有錢的,各位大爺放過我吧,我會感激你們一輩子的。」



「小子,你別掙扎了。」站在那個大哥身後的一個尖嘴猴腮的男人得意地



看著我。



我很乖巧地不在掙扎,逼近現在自己的手被反綁在身後,對這些人的目的



我還不是很清楚,自然不敢去得罪他們。



「小黑子,讓你去抓沐玉冰這個騷貨,你怎麼把這個小子也帶回來了?拉



出去,做了!」那個大哥看都沒看到,嘴裡緩緩吐出煙圈,毫不在意地說



道。



「大哥,沐玉冰在中山公園好像就是等這個小子,所以……」小黑立刻為



自己辯解。



「嗯……」大哥眼中閃過陰狠。



小黑立刻住口,額頭滲出冷汗,他本想為自己辯解,但是現在他才想起大



哥的怪異的個性。

看到小黑向我走來,對「做了」我自然心領神會。



我神色慌張地說道:「大哥……大哥……你要找那個臭婆娘的麻煩再好不過



了,我也正被她煩著呢。」想到剛才這個肥頭大哥對沐玉冰的稱呼,我只



能抓住這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哦……你怎麼得罪她了?」那個肥頭大哥瞇起眼,微笑地看著我。



可是小黑似乎因此而停下腳步,已經走到我的身邊。我知道我現在被拉出



去一定會比死還慘,誰讓這個傢伙自己不開眼得罪了肥頭大哥呢——他一定



會把氣撒到我身上。



「我怎麼得罪她啊,大哥你是知道的,她可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就是給我



天大的膽子我也不敢得罪她。」我立刻作出膽怯的表情。果然這些傢伙是



知道沐玉冰的身份的,他們在聽到我刻意強調的「公安局」三個字的時候



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臭小子,我大哥問你話呢!」小黑一腳踹在我肚子上,完全是在打擊報



復。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弓著背,慢慢地坐直了,對身前那個肥頭大哥點頭哈



腰地笑笑「大哥,其實我和這臭婆娘沒有什麼啦……只不過……也就是昨天



我把她十五歲的姨侄女給開苞了,所以……」



「哦?」肥頭大哥眼睛猛然睜開「是嗎?」



「是啊……大哥,你知道的,這個抽婆娘的姨侄女是我同班的同學,人長



得很標緻,所以……嘿嘿,我就把她給……」我立刻笑著回答道。



「因此這個臭婆娘便假公濟私,查到我家的電話,讓我出來和她碰個頭,



讓我去公安局自首,說什麼未成年犯罪量刑不會很重的之類的話,大哥你



說我會去嗎?」



肥頭大哥沒有回答我,只是側頭瞄了一眼身後。他身後立刻一個男人彎下



腰在他耳邊說了幾句。看到肥頭大哥滿意地點點頭,我心跳頻率也正常了



不少。



「不會的。」肥頭大哥很肯定地說「這個騷貨最近一直在主持偵察老子的



案子……」



「怎麼,難不成這臭婆娘也想讓你去戈壁荒灘?」我雖然知道這個肥頭大



哥沒那種命,但是還是裝嫩地說道。



「呵呵……」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我也尷尬地陪著他們笑——果然是一幫



亡命之徒!



「老子要是被抓了,就沒機會去戈壁荒灘勞動改造了。」肥頭大哥把腳從



茶几上一開,雪茄在煙灰缸裡來回按轉了幾下,抬起頭,惡狠狠地看著我



「她想讓老子吃花生,老子只能先把她給宰了!」



不對,肥頭大哥好像不是看著我,而是看著我身後。我也本能地轉過頭,



我地媽啊,沒想到這個肥頭大哥也信奉基督教啊,在我身後居然立著一個



十字架。不過……不過十字架上不是耶穌,而是沐玉冰。



沐玉冰嘴裡塞著一團布,嘴是鼓鼓的;她背靠在豎著的木板上,兩手被綁



在兩側,雙腿也被緊緊地綁在一起。



沐玉冰眼露殺機,直直地迎視著肥頭大哥,唉,一個完全不懂得權衡變通



的女人。



「大哥……你……你不會是想把她給殺了吧?」我努力平緩自己的心情,但



是聲音還是顫抖不已。



「怎麼,她不是也找你的麻煩嗎,所以……」我看到肥頭大哥眼中露出狡



猾的神色,暗自叫道:「不好!」



「我們幾個兄弟決定讓你親自動手。」肥頭大哥還真夠狠的,居然要我這



麼清純的少年殺人。



「大哥,這……」我遲疑起來了,臉色很蒼白。



「有問題嗎?」肥頭大哥微笑地看著我,但是我卻感到自己如鋩在背,笑



裡藏刀就是說他這種人的。



「沒……沒有!」我立刻肯定地回答。



肥頭大哥使了一個眼神,小黑彎下身,很快將我的雙手解開,「你最好別



耍什麼花樣!」末了還對我說一句,不是關心,而是威脅!



我拿著手裡的雪亮雪亮的匕首,慢慢地向被綁在十字架上動彈不得的沐玉



冰逼近。很奇怪,沐玉冰從一開始就盯著肥頭大哥,眼中充滿傲氣,似乎



不清楚終究她生命的人是我,似乎不清楚生命對每個人都只有一次。



「大哥……」我把手垂下,轉過身看著那個肥頭大哥。



「怎麼了?」肥頭大哥把視線從沐玉冰臉上移開,不滿地看著我「我現在



給你機會,讓你有機會出氣,你還有什麼條件?」



「大哥,我覺得這麼殺了這個臭婆娘讓她太輕鬆了。」我立刻媚笑著說道







肥頭大哥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你有什麼看法就說吧!」



我立刻走上前,看到肥頭大哥身後所有人都把手放進了口袋,我立刻把匕



首丟到地上,他們才鬆懈下來。



「大哥,我聽她姨侄女說,這臭婆娘這些年來一直是獨立把女兒撫養長大



,身邊一個男人都沒有。你也看到了,她的姿色、身材都很出眾,這樣殺



了她是不是太可惜了啊?」



「嗚……嗚……」一直沒有掙扎的沐玉冰這個時候不安地掙扎起來,雙眼瞪



著我。



「呵呵……你這一說這騷貨就立刻發騷起來,那你就上吧!」肥頭大哥側



頭說了一句:「去拿個DV,把這一切都記錄下來!把這個連死都不怕的騷



貨和男人苟合的場景全部拍下來。」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尖,很難想像這樣的美差事會落到我頭上。肥頭



大哥人是肥了,小雞雞自然很小,但是他身後還有一幫弟兄啊!難道他怕



被自己的跟班小弟們比下去,這才把機會讓給我?



「大哥……」肥頭大哥身後的人都鬱悶起來。



「別說了!」肥頭大哥一抬手,制止了小弟們的討論,他微笑地看著沐玉



冰,笑道:「沐局長,你既然不怕死,所以我不準備讓你死了;你那麼潔



身自好的人,被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任意凌辱,我會把這一切都拍攝下來



的,以後如果大家都各走各的,一切還都好說,否則——互聯網的作用是不



可以被小瞧的。呵呵……」



我走到沐玉冰身前,看著她起伏的胸口,冒火的眼鏡,轉身對肥頭大哥說



道:「大哥,你看……臭婆娘這麼被綁著,我似乎很難……」



「嗯!」肥頭大哥輕喚一聲,小黑走了過來,嫉妒地看了我一眼,就從地



上的木箱裡拿出了一個注射針筒,將裡面的液體注射進了沐玉冰的身體,



這才將綁縛著沐玉冰的繩子解開。



「哼!」他退回到了肥頭大哥的身後。



我低頭看了一眼攤倒在自己腳步的沐玉冰,在看了一眼肥頭大哥,以及他



身後注視著我的人,尷尬地笑笑:「大家是不是迴避一下?」



「小子,你就開始吧,你現在只要讓這個騷貨發騷就可以了,至於我們,



你完全可以當我們不存在。」



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我也只能硬著皮頭上了。



我看著地上的軟弱無力的沐玉冰,看到她眼的眼神不是憤怒而是害怕——怪



不得肥頭大哥剛才允諾不會殺她,原來有時候死對一個人來說並不是最不



好的結局。



我張開腿,跨坐在沐玉冰的小腹上,兩手按在了她的雙乳上,隔著衣服開



始搓揉起來,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好飽滿、好挺拔,嘉欣的奶子和她



大姨比起來果然還是有差距的。」



「嗚……」沐玉冰想掙扎,可是全身無力,想叫喊,可是聲音根本發不出



,更何況我現在已經把舌頭伸進她的口腔,在裡面吸吮著她的唾液。



我用舌頭在沐玉冰臉上舔著,我輕咬她的耳垂,用舌尖在她的耳洞上輕點



,用很細微的聲音說道:「阿姨……你現在要完全配合我,我盡量不會傷



害你,一會兒我們趁他們不注意再……」



沐玉冰身體一顫,很顯然她明白了我的意圖。



「啊……」沐玉冰一聲驚呼。



肥頭大哥看著我的雙手緊緊捏著沐玉冰的乳肉,情不自禁地嚥了嚥口水,



他輕輕說道:「要不是老子不想在這個臭婆娘身上留下任何證據,老子就



上了。」



說完他轉過頭,看到所有的小弟都看著我和沐玉冰,便咳嗽了一聲:「咳



……咳……要是你們上去了,這個DV就會記錄下你們,要是你們現在過去,



那個騷貨身上就會有你們的資料,那個時候你們別說大哥沒幫你們。」



「是……是……是……」所有人匆匆應答了一句,都看著我,他們的手也不自



覺地摸向跨間。



沒想到這個肥頭大哥還有這般心機。



我吻著沐玉冰的額頭,吻著她的嘴唇,雙手也在不停地搓捏著她的乳頭



「阿姨,疼痛有沒有讓藥效功能減弱啊?」我的嘴含住了她的耳垂。



沐玉冰只是無力地任我侵犯著。



我站起身,看了一眼其他人,他們都在不停地搓捏自己的雞巴,唯獨肥頭



大哥還看能自已。



我趴在地上,兩手把沐玉冰的雙腿支開,趴在了她雙腿間,我拉著沐玉冰



的雙腿,把頭移到了她的胯下,沒有任何前奏,兩手伸到她腰間,把她的



內褲退下一點,就把嘴吻了下去。



我現在不是在做愛,而是在逃命,所以……所以我不想有過多的動作讓自



己沉溺其中,也不想沐玉冰體力消耗殆盡,無力保護我離開這裡。



「小子……你……你幹什麼呢?怎麼不把她衣服解開……不把她裙子解開啊…



…「肥頭大哥身後有人不滿地抗議。



「我女人的身體只有我能看!」我對自己說道,沒有理睬那群混蛋,繼續



用舌頭在沐玉冰無毛的肉縫上來回舔,同時說道。



「騷貨,你寶貝姨侄女十二歲的嫩屄也沒有毛,和你現在的一樣,不過她



那時的屄肉沒你這麼豐滿……嗯……好美的屄啊……豆豆在哪裡……哦……原來



在這裡!」我用舌頭頂開了肉縫,牙齒咬住了她的陰蒂,並用牙齒在她的



陰蒂上來回摩擦。



「嗯……嗯……」沐玉冰感到自己下身傳來陣陣疼痛,其中還夾雜著一絲讓



她莫名的興奮。



「果然是個騷貨,都拍下來,看你以後還怎麼來追捕老子?」肥頭大哥看



著克制不住呻吟起來的沐玉冰,得意地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我感到有東西壓著我的頭,我知道那是沐玉冰的雙手,很顯然疼



痛的感覺已經讓她漸漸擺脫藥物的作用,可以行動了。



但是為了安全,我還是用舌頭在她的屄縫裡舔弄了幾下,最後兩手掰開她



的肉縫,「呸!」我將一口痰吐在了她的肉縫裡,這才滿意地放開手,從



她胯下移了出來。



我再次坐到了沐玉冰的小腹上,注意到現在的她臉色發紅。



「小子,你是幹什麼呢?怎麼這麼磨蹭,趕快辦正事!」小黑催促道,他



不就是想我把沐玉冰脫光嗎,居然找這個借口。



「這只是肏屄的前奏!」我的手在意光顧了沐玉冰的雙乳,一邊揉捏一邊



說道:「阿姨,你的屄好騷啊,弄得我都滿口騷味,我現在要報復你!」



我把嘴貼在她臉旁,她扭過頭去。



我輕輕私語道:「我想起來了,尿嫩解毒,阿姨你就委屈一下吧!」



說完我就起身脫下了褲子,露出了昂然挺立的大雞巴。



「好大啊……」我差點吐了,我的雞巴是讓女人評價的。



「來……張開嘴……把這個東西含住……你要是不張,大哥可就要把那些東西



都上傳到互聯網,那個時候……對……就這樣……好……用舌頭舔……別咬……



哦……我射了!」看著沐玉冰不甘和委屈,我也就匆匆射精了,讓雞巴在



她的嘴裡軟了下來。



「小子,原來你不行啊……」眾人取笑著我。



我也懶得理睬這幫傢伙,小腹微收,一股尿意傳到雞巴上。



「嗯……嗯……」眾人不可思議地看著沐玉冰,看著她蠕動的咽喉。



我站起身,看了一下胯下的沐玉冰,用手在雞巴上一彈,幾滴尿液落在了



她臉上「排尿就是爽啊!」我舉起雙手感歎了一句。後來,玉冰一直以自



己是第一個為我承尿女人而自豪驕傲。



我跪到沐玉冰跨間,準備去解下她的裙子,這個時候所有人的人都頂著她



的跨間,他們誰也沒有注意到沐玉冰的手去觸摸不遠處的木箱。



……



「阿姨,你沒有事吧?」我轉身看著沐玉冰,想去攙扶她,可是被她凌厲



的眼神制止了。



「這個現場我會讓人來處理的,剛才發生的事你最好都忘記。」沐玉冰冷



冷地說道。我自然知道她的意圖,剛才她手中的匕首離我的咽喉只有一寸



,片刻之後才移開的。



「我知道,我都會忘記的!」我隨口說道。



「這裡好像是碼頭的倉庫啊,到處都是集裝箱,這幫混蛋居然都藏在這裡



,怪不得都找不到他們!」沐玉冰又回復了先前的冷靜,似乎剛才的一切



對她來說真的只是記憶。後來我才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是她成為我性奴母



狗的起點。



「阿姨……小心!」我一把推開了沐玉冰,那輛從她身後衝過來的轎車撞



到我的膝蓋,我覺得整個人的身體飛了起來,重重地落在了地上,渾身撕



裂般疼痛。



我的臉貼著地面,看到轎車失去方向撞到了集裝箱上,起火爆炸了。



我對坐在一旁驚慌失色的沐玉冰慘淡一笑「阿姨,你沒事吧……」



我的記憶停隔在了這一刻,接下來的一切都不知道了。



沐玉冰看到我昏了過去,立刻拿起手機……



***********************************